主页 > R旺生活 >艺术治疗(下篇)‧画中有话‧顺藤摸瓜解结 >

  • 艺术治疗(下篇)‧画中有话‧顺藤摸瓜解结


    2020-08-01


    艺术治疗(下篇)‧画中有话‧顺藤摸瓜解结“小小艺术家生活营”协导员之一陈韦静曾当华小临时教师,也是马来西亚生命线协会关怀组的义工,定期到慈善中心,带领那里的孩子玩一些具启发性的游戏。“我很喜欢小孩子,跟他们在一起的时候,常常会觉得我们是同一伙的。”从慈善机构的服务延伸到办生活营,初时的念头纯粹是想帮助更多小孩。直到去年,她和李卉卿一同进修艺术治疗课程后,才开始把艺术治疗应用到生活营上。不说不知,原来陈韦静小时候,曾因为私下跟朋友赌博欠钱,而被妈妈禁止跟朋友交往。“那时候我其实并没有意识到赌博是错的,只觉得很好玩,直到妈妈发现,把我痛打了一顿后,我才知道那是不好的行为。我想很多小孩都是这样,大人认为是错的事,小孩子可能没有那样的概念,所以不能就这样断定孩子学坏。”可能因为这样,陈韦静对小孩子的心理活动特别敏感,教书的时候,也会特别留意被视为“坏份子”的孩子。“孩子没有好坏,做错一次不代表永远都错。”陈韦静谈到学习艺术治疗的经验,“我是个完美主义者,加上不擅于表达自己,所以别人很难和我沟通,跟我合作也很辛苦。”有一次上团体治疗理论课的时候,她将这个问题画在画纸上。当同学接手后,便在她留白的地方填满了五颜六色。“同学说,感觉上我留下的空白部份,就是要让人填上颜色。我把这幅画联想到自己的问题时,发现原来我和别人沟通的时候,往往会留下很多空间让别人猜测,结果引起很多误解。”现在,她会试着对别人说出心里的想法,省掉无谓的猜测,大家的沟通也有所改善。艺术治疗主张藉着艺术行为来抒发心里的郁闷,找出问题源头。“艺术只是其中一种治疗方法,并非万灵药。有时候画画也不能马上解开心结,有些人画了一幅画后,当时看不觉有甚幺,但是几个月后重看,才发觉画中早已透露了一些潜藏的问题,只是当时自己没有察觉。”虽然一些当事人无法马上从画中了解到自己的问题,但是,难过的时候作画能够获得情感的抒发,却是毋庸置疑的。孩子吵闹是正常的陈韦静在生活营里对孩子们很有耐心,自称“帅帅姐姐”,以朋友的立场与孩子们打成一片。但是,身为老师的她,也为两个角色的强烈冲突感到矛盾。“刚开始教书时,我内心的矛盾特别大。作为老师,我要禁止学生吵闹,但作为活动带领员,我其实一点也不在意学生吵闹。”“那时候心里挣扎很大。学校是个讲求纪律的地方,如果放任学生喧闹,我也担心其他人经过看到我没有把学生控制好,会认为我没有能力。直到有一次,我和一位当辅导老师的朋友谈起,朋友当时反问我一句,‘为甚幺孩子不可以吵闹?’我这才恍然大悟,其实孩子不吵闹才有问题。”自此,她经常警惕自己,“孩子吵闹是正常的”,并且允许学生在课室里自由发问,师生一来一往的交谈,上课的时候充满了笑声。“有时候是一些乖乖的学生,会受不了要我叫其他同学安静。”她继说:“我的学生会当面指出我的错处,会承认他不喜欢我,甚至坦承他们正在发白日梦。如果真的是我的错,我会向他们道歉,要求他们的原谅。相对于惩罚他们的‘没礼貌’,我其实更欣赏他们的坦白。”她指出,我们的教育制度太沉重了,所以很多孩子都不喜欢上课。“对我来说,让学生喜欢上课,比考取好成绩更重要。”学习艺术治疗后,她也把这项学问运用在学生身上,“如果我发现学生有心事,说谎或经常不交功课,我都会让他们画画,然后和他们聊。学生画完后轻鬆的表情,是我最大的满足。”追求美感忽略心中话很多人都误以为接受艺术治疗就一定要懂得画画。同是“小小艺术家生活营”协导员李卉卿擅长绘画,但在刚开始接触艺术治疗时,就因为一味的追求美感及高技巧,而限制了本身在绘画方面的自我表达。“当时我只求美感,反而忽略了把心中的话呈现出来。这使我无法在治疗上取得突破。我在第一堂课时就察觉到这个问题,非常痛苦。”回家后她画了第二幅画,第二天带给老师看,希望能从中得到答案。但是,老师并没有给予她任何答案,而是要她慢慢发现问题所在。从事资讯工艺执行员的李卉卿,擅长油画及水墨画。她积极参与各种绘画团体,也曾经展览本身的作品。接触艺术治疗之前,她只知道绘画可以让人抒发情感,却不懂得作画背后还隐藏着的治疗功能。李卉卿说,当她发现自己的兴趣竟然还有教育的作用,顿时让她欣喜若狂。“大马人都没有正视作画的意义,我觉得自己有责任推广这项教育。”接受不完美的自己很难在上课的过程中,带给李卉卿的是无数次的自我冲突。每一次作画,都是发现自己,了解自己的过程。她说,她的画,最大的特色就是五彩缤纷。她总是利用最强烈的色彩来代表自己心境。每当完成作品后,老师就会针对她的画提出多个问题来引领她思考。后来的日子,她发现自己的作品多了五彩缤纷,少了黑色的存在。代表伤心排斥黑色“我发现自己排斥黑色,那是代表伤心,不舒服的感受。我习惯了把内心的挣扎及矛盾都放在一旁,喜欢利用鲜艳的颜色取悦自己,让自己开心起来。“虽然乐观面对是好事,可是往深一层想,这是否代表问题解决了?选择逃避不开心的事,当同样的问题浮现时,我依然是无法面对问题的根本。”画了这幺多年的画,用了这幺多年的缤纷色彩,她还是直到今日,才对自己的画有更深入的认识。发现问题,面对自己的不完美,但要真正释怀,接受自己,却是个艰难且漫长的过程。即使需要长时间面对,总比从来都无法面对来得好多了。【生活营养小故事】早熟小学员须适时舒压在“小小艺术家”生活营里,有个年纪很小的学员王依婷(6岁),她有着一头乌黑浓密的头髮,眼睛大而圆,是个漂亮娃娃。王依婷予人的感觉是成熟,有着超过6岁的懂事。每次老师讲解完毕,其他大哥哥大姐姐还在构思创作,她即已着手作画。从她妈妈谢明丽(29岁)口里得知,原来妈妈是个糊涂虫,为了弥补妈妈没有记性的缺点,王依婷会特别留心妈妈的事情,并在适当的时候提醒妈妈。李卉卿说,王依婷心思缜密且敏感,小小年纪就懂得替妈妈分担许多事情。虽说早熟并非坏事,但也要考虑到孩子是否承担得起。进入大人世界压力大“小孩子还没有足够的心智解决问题,太早进入大人的世界,承担大人的种种压力,对她而言是个压力。因此,父母可以在家里留个艺术活动空间,让孩子抒发心情,找到心灵的出口。”谢明丽说,在女儿依婷3岁的时候,她诞下另一名女儿,她发现那时的依婷常会无故躲在角落哭泣。这令她非常担心,转而求助陈韦静。在陈韦静的指导下,依婷当时画了一幅以“我的家人”为主题的画作。她用同一种颜色来画爸爸、妈妈和她自己,而且3个人都站在一起,却用了另一种颜色来画妹妹,并将妹妹画在另一个角落。“陈韦静看了依婷的画作后,就和依婷聊天,结果,她发现依婷用了自己最不喜欢的颜色来画妹妹。这显示依婷对妹妹的到来感到不安,并认为我把所有的爱都给了妹妹。我知道她的想法后,就儘量在处理两个孩子的问题时,让她们同时感受到妈妈公平的爱。譬如给孩子买玩具时,我一定会买两份。”改变说话方式更凑效陈韦静说,当孩子不遵守承诺时,不要一开口就给孩子定罪,或严厉指责孩子不守承诺,那只会令孩子产生抗拒感。相反的,家长可以通过问答题,引导孩子自己反思;父母可以趁机教导孩子有关承诺的意义,就拿依婷要参与这次的生活营为例,她原本答应妈妈早上只要叫她两声,她就会马上起床。“结果,我叫了她两声,她却还是继续赖床。以前我会直接说:‘她不是答应吗咪,说我叫了两声,她就会起床吗?’但这通常收不到效果。所以,这次我改变方式,没有直接下判断,而是问她‘你週二答应吗咪甚幺?’结果依婷马上跳起床,说‘我答应只要妈咪叫两声,我就会起床。’”虽然表达的意思相同,但说话的方式改变了,效果就不同了。採访手记釐清思绪不简单採访前由于对艺术治疗这回事,我简直一头雾水。在旁参与“小小艺术家”生活营2天后,了解到那与港剧中常见的“沙箱治疗”原理有异曲同工之妙。我平时就喜欢通过文章及涂鸦来整理混乱的思绪,但之前我并不知道这动作背后有那幺深奥的理论。只知道,当我无法思考了,就会自然的在白纸上乱画一大堆的人和几何图案宣泄。之后,就会感觉思绪变得清晰,人也放鬆许多。但我搞不懂为何我喜欢画人物,而且画的都是怪怪的。或许有机会,我也可以来解剖解剖自己……其实,就连一个成年人都难以釐清思绪,更何况是“阅世未深”的孩子们。在孩子成长的过程中,往往会因为不懂得如何表达自己,而呈现出看似顽皮和叛逆的行为。如没获得正面看待,渐渐地,心理也就扭曲了。从来都觉得,养孩子并非照顾他吃喝拉撒如此简单,孩子的心理层面才是养育孩子的难处。只是在现今父母平日都为口奔驰,要仔细了解孩子的心理非易事。因此,我感恩“小小艺术家”的革命努力,庆幸能以自己的工作宣扬这项教育。希望全天下的孩子们都能自由奔放地成长,守住自己那蓝天白云的心灵天空。/ 副刊‧报导:林宝慧‧2009.11.27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