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R旺生活 >艺术治疗(上篇)‧不批评‧不打分‧孩子开心玩出真相 >

  • 艺术治疗(上篇)‧不批评‧不打分‧孩子开心玩出真相


    2020-08-01


    艺术治疗(上篇)‧不批评‧不打分‧孩子开心玩出真相小孩过动过静,都让家长苦恼和担忧。不过,关怀孩子的心理学学者研发了1套简单的治疗方法,让家长得以了解孩子,也让孩子学会和成人相处。这套名为“艺术治疗”的疗法,让孩子通过绘画、搓纸黏土等“游戏”,向成人传达他们的想法,成人则可从中看穿其意涵。不过,仅仅是解码背后的意涵是不够的,所以,极为关切孩子心智发展的马来西亚生命线协会关怀组义工兼乐易居创办人陈韦静及李卉卿,为此各自研读了一系列有助成人走进孩子内心世界的课程,然后把有关“技术”传授予有需要的家长,让家长和孩子得以通过艺术治疗活动一同成长。生活营协导员之一陈韦静说,填鸭式教育向来为人所诟病,人人一味追求好成绩,创意欠奉,结果造就了一群没有自信、无法独立思考、自我价值低的孩子。现代孩子不仅失去快乐纯真的童年,小小的肩膀更要扛起父母的厚望,教人看了怎不心疼!因为不忍,这2名各有正职的年轻人陈韦静及李卉卿,在百忙中抽空在雪州万达镇1家补习中心筹办了一个名为“小小艺术家”的生活营,希望所学的艺术治疗能帮助到孩子,让孩子藉各种艺术活动,抒发压抑已久的情绪。天生的艺术家在这里,作品的美丑并非重点。秉持着“每个孩子都是天生的艺术家”的信念,她们为孩子营造一个没有批评,没有分数,没有好坏,没有比较的空间,耐心鼓励每个孩子将自己的所思所想表达在艺术创作上。出人意表的是,原本口口声声不会画画,没有创意的孩子们,在没有技巧授受的环境下,竟能创作出令人讚歎的作品,印证了“每个孩子都是天生的艺术家”这句话。陈韦静说,大马的小孩普遍上缺乏自信,在这2天的生活营里,孩子不断在创作过程中寻求大人的协助,把错误减至最低,以满足“美”的标準,便是最好的证明。“然而,身为活动带领员的我们不会直接出手协助,我们会耐心的引导及鼓励孩子们自己构思,让他们知道,他们的作品是美丽且独一无二的。”鼓励表达想法在补习中心的小小房间里,我听不到责备声和嘲笑声,儘管孩子们捏纸黏土时,因为用力拍打纸黏土而发出震耳欲聋的声响,也没有人会出言阻止。也是活动协导员之一的李卉卿解释,孩子通过拍打纸黏土来宣泄情绪,是健康且安全的,没有必要阻止。在这里,空气中瀰漫的是自由得会让人要想飞翔的气息。孩子们自由表达自己的想法,没有对或错,只有讚赏与鼓励。“生活营的每个游戏背后都隐藏着某些意义,譬如孩子们必须自己设计名片或彩绘营衣表达对自我的看法;按照自己的脸形製作面具、反传统以手脚作画、捏纸黏土,则让孩子们具体认识自己的身体。最后的‘废物利用’项目,是为宣扬环保意识,同时培养孩子的合作精神及沟通技巧。”学习尊重他人当孩子们俯首专注创作时,陈韦静会趋近察看孩子们对于作品的想法,从中了解孩子的个性及内心世界。“一些孩子只要做不出满意的作品,就会马上放弃。我们要做的是引导他们正视挫折,鼓励他们设法补救。即使最后还是失败,只要大人不批评,不责骂,孩子就会明白失败其实没有想像中可怕,下一次做得更好就行了。”在团队创作的过程中,不难发现哪些孩子较有主见,哪些孩子信心不足。这时候,陈韦静和李卉卿就会鼓励后者发表自己的想法,同时引导较有主见的孩子聆听同伴的意见。“这样做是为了让孩子们明白,在团队里,每个人的意见都很重要。”在製作面具的环节,孩子们几乎都不是一次就能成功的。当他们拿到纸黏土后,就会把纸黏土的面积搓得很大,结果往脸上一量,才发现自己的脸比想像中小很多。经过不断的尝试,面具终于完成了,而孩子们往往会惊讶的发出:原来我的脸是这样的!”陈韦静说,我们对自己的身体总有太多的不满意,不是嫌眼睛太小,就是鼻子不够挺。通过活动让孩子们观察自己的身体,明白自己的身体是独一无二的,孩子自会爱惜自己,不随便伤害自己的身体。治疗着重引导层面通过画画,人会把意识,甚至潜意识里的想法表达出来。透过颜料和色彩的选择,线条的粗细,物体的位置等等细节,都可反映出作画者当下的心境。儘管如此,艺术治疗师不是算命佬,不能因此而断定当事人要这样做或不可那样做。李卉卿说,在治疗的过程中,导师们只能作引导的明灯,但不鼓励为治疗者解决问题。“只有当事人才知道问题出在哪,也只有他本人才知道怎幺解决最适合自己。因此解决问题的人,100%是当事人。”陈韦静则认为,每个人对事物的诠释不同,唯有引导作画者自己思考或注意某些细节,他才能了解其中意义。“对我来说,黑色可能是快乐的,但对作画者来说,黑色可能是悲伤的。如果单凭我的主观看法来诠释对方的画,就不公平了。”在整个过程中,治疗者与被治疗者的互动是双向的。治疗师必须了解其过去的成长背景,然后窥探画中的意境,再通过与当事人的对话,引领他思考本身的行为所凸显出的思想层面。父母影响孩子行为李卉卿披露,孩子的性格,绝大部份是受家人的教育方式及观念影响。他们的性格特徵,都会表现在艺术创作的过程。“在生活营里,就有一个7、8岁的孩子,总不知道自己要画甚幺。他依靠着旁边的朋友,人家画甚幺他也画甚幺,只求完成画画就快快走人。直到‘人从哪里来’的纸黏土活动,在我的鼓励下,他才开始有信心,积极投入创作。”她说,这个孩子在完成了第1个荷包蛋纸黏土后,获得老师的称讚,才让塔辛心大增,接二连三创作出更多作品。李卉卿向小孩的父亲了解后,这名父亲坦承平日在家对孩子很严格。“这小孩担心会挨骂,所以做事特别拘谨,也没有自信。这性格就表现在他的艺术创作上面。”此外,陈韦静补充,孩子的行为模式是于家庭教育培养,若要孩子有所改变,父母其实扮演着非常重要的角色。“正因为这样,接下来我将会举办1个名为“宝贝——我爱你”的亲子营,鼓励亲子齐参与,促进彼此的交流。”【小小艺术家生活营协导员】 1 . 陈韦静29岁背景:2006至2009马来西亚生命线协会关怀组义工,筹办多个小学生自我成长生活营。2008至2009博大辅导系硕士。2008至2010澳洲艺术治疗专业课程。现任:乐易居创办人,举办各种成长、生活营。 2. 李卉卿33岁背景:2002至2008马来西亚佛教青年团槟州联委会财政。2000至2004筹办多个中小学佛学生活营,举办当局:槟威中佛教会。2008至2010澳洲艺术治疗专业课程。2009至2010马来西亚心灯心理咨询义工培训课程。现任:一家美国公司亚太区信息系统项目经理。艺旋空间创办人,通过此单位,提高大众对艺术疗效的醒觉,推广艺术治疗。你知道吗?助缓解情感冲突根据美国艺术治疗师协会的定义,艺术治疗提供非语言的表达与沟通机会,在艺术治疗的领域中有2个主要取向。一、艺术创作即是治疗,即透过创作的过程来缓和情感上的冲突,提高当事人对事物的洞察力及达到情绪净化的效果。二、把艺术作品用以分析,或通过对作品产生的联想,提供当事人思考及探索的根源。“艺术治疗”强调通过绘画、手工、跳舞等艺术行为,来表达内心所思所想。翻开资料,追溯艺术治疗的起源是史前人类对许多大自然的现象不了解,进而产生畏惧与恐慌,便在岩洞中留下许多的壁画,以表达其敬畏之心。在马来西亚,也有一些热心人默默耕耘着艺术治疗的工作。由具有艺术医疗及辅导专业知识的讲师张茗清主导的“艺旋空间”,是国内专注推广艺术治疗的团体。这团体的宗旨是:根据西方人的心理治疗架构,结合东方人的哲学思想与亚洲人的生活方式来学习属于东方人独特的艺术治疗方法。/副刊‧报导:林宝慧‧2009.11.26

    上一篇:
    下一篇: